有风的日子

从腾讯离职的戴志康

Luoshui邀请您加入WORDPRESS技术交流QQ群:31196817 → wordpress技术交流

“事到如今我还是对自己如此的自恋。”这话说完他自己都笑了。周末下午,戴志康穿着他略标志性的蓝白色短袖衫,在咖啡店里和我们边嗑着瓜子边聊天。这种在教堂附近咖啡店待着的周末被他戏称为“做礼拜”,和我们聊完天后他还会像往常那样,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和不同团队继续聊上几小时。

今年过完春节,戴志康开始办理从腾讯离职的手续,一切只为了提前两年出来专心做天使投资。“我觉得创业者能在大公司保持亢奋状态待 3 年挺不容易的,”在结束腾讯的工作之前,唯一曾让他稍微想了想的,是他已经放弃的腾讯股票,暂时价值 7000 万人民币。

戴志康开玩笑说他生活花不了什么钱,唯一花钱的地方就是“瞎投项目”。从财务上看他好像真是这样:在知道北京房价会疯涨的情况下,04 年的戴志康在赚到人生的第一个 200 万后,就扔出 100 万投了两个项目,剩下的钱为了爽,买了辆 X5。当时他就自信自己赚钱的速度要比买房升值快。这两个项目后来有一个成了他目前唯一挂了的投资项目,另一个则在几年后为他带来了 1000 倍的回报。

当别人对上面的数字说 wow 的时候,却不知道这些传奇在当事人心里其实不是什么,他甚至都想不起 50 万变 5 亿后的感觉是什么。戴志康这个名字总有大数字陪伴:1000 倍的回报、放弃的 7000 万元股票、Discuz! 被腾讯数千万美元收购……但当我们问他为什么要做投资的时候,戴志康想到的却很小——从小时候的自我 pivot 讲起。如果没有这些 pivot,他猜自己现在会是某个大公司的技术总监,或是那种一切按部就班的“傻鸟”,大概没机会像现在这样做天使投资。

就像很多好学生曾经幻想过的,“如果一开始成绩不这么好,我现在就不用背负着别人的期望一直要考好了。” 初中时戴志康就遇过这样的困境。从他的回忆来看,戴志康小时候已经足够成人化,“好学生变坏”的经历让他想了很多别人可能长大了也没想清楚的事。上初中后因为迷上写程序,学习成绩下滑的难看程度让他成为“学习是唯一出路”主流观念中的失败者。

“我记得有次上学有个同学和他妈走在我后面,然后我就听到那同学他妈说以后就不要跟戴志康玩了,一玩就被他带坏了,简直跟传染病一样。我当时就想走快一点,但背后的声音就是去不掉,老伤自尊了……在 90 年代,学习是唯一的,没人知道比尔盖茨,我也觉得考不上大学就啥也不是,人生就充满悲催和苦难。你可以把我当时理解成社会的那种失败者——没有自信,别人还鄙视他,把他当反面教材。”

在大学当老师的父母老说他考不上大学就没有前途,让戴志康开始思考考上大学是为了啥。“还不是为了找个好工作,养活自己。那时候好工作叫铁饭碗,我就想自己能造一个饭碗是不是就不用管那个铁饭碗了。”这是初中的戴志康“创业”的开始。

一开始便是盗版。当年在大学里的戴志康家算很先进,电脑有光驱,每年戴志康都会去买点盗版光盘。而在校园里,大学生有学习娱乐需求,他就开始跑到学生宿舍门口贴张纸,列出软件清单。学生有需求就打他家电话短号“804”,然后他就按需拷软盘,每天蹬着单车去送货。95、96 年,这门生意让他在一个月内挣了七八十块(相当于现在的四五百块),但开心过后戴志康发现,这事没什么技术含量,纯体力活,不如把自己的知识化为金钱,他开始 pivot。

第一次自我实现的企图没有成功。当年戴志康已经在写点“小破软件”,他想着干脆就卖自己的软件,理想中这样的知识财富应该要比盗版的卖得贵。但等他将自己研究的杀毒、破解、输入法小软件变成门口纸上的“头条”,结果却是没有人鸟。特别沮丧——他发现自己的喜好赚不了钱。回头继续拷软盘吗?他想得很清楚,未来大家都会有光驱,没人想要他的盗版软件。

正在纠结要不要回头做专心读书考试背书的好学生时,他偶然看到了电脑杂志。放下杂志,戴志康觉得自己完全有能力投稿,造饭碗的心又出来了,将自己之前写软件的思路写出来投稿呗。第一次投稿时他还给编辑写信,说如果有幸发表,这事对他会是重大改变,甚至改变一生。这篇后来在他看起来其实也不怎么样的投稿发表了,当时就挣了两百多块钱。往后,戴志康开始每周写一篇文章,发表率稳定在每 4 篇发表 3 篇的状态。就这样,96 年戴志康靠稿费得来的月收入已经小康。八百多块的收入给了他两个想法:还是脑力劳动比较靠谱;学习没用。

那一年,读了俩硕士一博士、在大学做教书匠的老爸,和老妈两人的工资加起来才 1000 多块,戴志康总算靠自己赚到饭碗让“腰杆硬起来”了。在选择学习和 coding 反复纠结后,戴志康最终在这场两三年的憋屈中得到释放——“去你妈的,我要按自己的方式活”!这段被他称作人生重要转折点的经历,让他最终选择不迎合别人、或者说是不去迎合世俗的价值观。

“偏执狂不是说要特别另类,而是无惧。”

感觉到做论坛没前途,正是在起点的时候,当时戴志康还在一个人做 Discuz!,刚开始要收费。一说要赚钱,周围又是众叛亲离的感觉,“感觉唾沫都要把我给淹死了”。软件不仅没卖出去,还刚发布就被人盗版了,立马变免费。

当时 Discuz! 的竞争对手有两个,一个叫动网,一个是国外的产品。那个时候大家都觉得动网就是一个标准,功能非常多,连赛马什么的都有。“动网做得比较大,团队有十几个人,我只有一个人,然后我每天就像跟屁虫一样抄他们的功能,结果我就发现这也是一条死路。人家一个月做 30 个功能,我一个月就做 5 个。人家是团队嘛,它能卖出去钱,我卖不出去。我一点优势都没有,差距反而越来越大了。”

和更年轻的时候一样,戴志康偏执狂的一面又出来了。戴志康知道这事理性分析的结果就是没前途。正常来讲通常的路子也是放弃,因为中国的知识产权环境和商业环境都不可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改变,反盗版是无望的,和竞争对手这么竞争下去也是走死的。

“但后来一想既然都走到这了,就接着往前走吧,管它将来怎么样。”戴志康当时想的是,如果小时候那个转折点自己选择了接受恐惧,自己就会变得很平庸。如果这时候栽在了这个就更高了一点的恐惧,那或许就意味着自己的直面恐惧的高度就这么多,以后再遇到这个级别的事,他估计又得倒了。就为了这他也要试一试。

戴志康特别受不了人骂,为了避免在网上看到别人骂收费的事情他在憋着找出路的时候把网都给停了。世界清静了,他也静下心来去想自己的优势是什么,“我看了他们(对手)的代码,乱七八糟,一看就是低级程序员写的”,想来想去,自己的优势在算法和数据结构。

“功能比不过你,我就比快嘛,然后我就推倒重写了。重写了一遍,功能没啥功能,就跟帖发帖回帖。”

测试结果出来,动网的论坛用两台服务器抗不住一个论坛,新的 Discuz! 是一台服务器能抗仨。“我就憋了个说词,跟客户说,你现在这论坛很大,每天晚上都很卡很慢,然后用的两台服务器,服务器租一年要两三万块钱吧。你花两千块钱买我这个,再也不会慢不会卡,而且还省你一台服务器。拿两千换 3 万,多值,而且再也不会挂了,挂了我赔你 10 倍。”

Discuz! 第一批用户都是大用户,那时候什么是大用户呢——海外黄色网站。它们不需要其他功能,快就行。因为这些网站已经有盈利模式,能赚钱,不盗版。“我们就迅速席卷了整个成人市场,然后那些逛网站的站长就会看到,想说怎么一个个网站都换成 discuz 的了,问了之后又发现用了我服务的全都说我好,确实是又省钱又快、稳定。”

很快戴志康就想明白了,论坛用户本质就是要稳定和快,不需要这么多功能,用得舒坦就完了。后来产品主打点就是靠谱,转眼间就成了新的论坛标准。销售收入什么的也都转起来了。

回头看看创业和更早的经历,戴志康会发现自己每次到做不下去的时候,都会先选择把想要的给坚持下来,然后再在这个基础上找一个转折的方向方法。而不是很多人的处事逻辑:这件事我的方式没达到目标,不然就别干了。

这些事跟做投资有什么关联呢?

这个问题戴志康答得特认真。“创业其实是一个改变人生命运的重大选择,创业者从创业开始到创业结束能不能改变他的人生,这本身是有很多变数的。变数的关键点就是在转折上,创业是有很多转折点的。我的很多投资对象是什么呢?他已经选择了创业,但做得一直不好,其实我觉得他们就是缺了一个转折点。那个转折点说起来也容易,但也很难。

“我自己爬出来就花了很大的勇气,如果有人踢他一脚或拉他一把,创业者是很容易实现转型的。我投的公司绝大多数都是换了业务的,换了业务、换了方向,更重要的是创始人换了心态。我觉得我似乎有一种帮人达成转折的能力。因为我能够帮助自己去转折,所以我知道自己大概能怎样去帮别人转折。”

戴志康是挺另类的天使投资人,从开始到现在看案子的逻辑和大部分投资人很不一样——没有太成形的规则方法,100% 是看人。“无惧”是他眼中很基本的素质,如果创业者在选择坚持现状还是pivot的这个节点上是基于恐惧、外物决策的,就很可怕。

“我们为什么会丧失选择能力,是因为外物的牵绊造成了恐惧。人如果都’理性分析’,那很多决策就做不了。比如人就不应该从大公司出来,因为他创业的成败不确定,然后还损失了很多股票。这表面上是用分析的方式做决策,但这背后就是怕。”

“转折点通常就是由恐惧造成的,但最终一个人选择了平庸大都也是因为恐惧。但如果你打破恐惧,就迈出了一步。至于做什么都不重要,因为他不怕了,他能战胜自己,这就是创业者需要的基本素质。可能戴志康很喜欢买酸奶,他打了个比方——克服恐惧就像是买酸奶,成功赚了钱就是买酸奶额外送的饼干,不管送不送饼干我都是要买酸奶的。

他第一次投资的是 08 年博雅(也就是后来带来 1000 倍回报的公司),投这公司主要是因为觉得博雅 CEO 张伟这人有点意思,很像当年的自己。“他那公司做得不好,你说他不怕吧他也怕,但他坚持做了 8 年,公司从 30 人变成 4、5 个人。人那么失败还看不到恐惧,我就觉得看到当年的自己了,只是做的事不靠谱,就缺个方向。” 那时候的戴志康早就没什么恐惧,资产有 200 万就开始投公司。“因为我有这种感觉,我很自恋的,之前这么大的恐惧都过来了,有了钱又不能干嘛,花了过一会就回来了。”

作为投资人,居然也没怎么想过回报。“这些事情是算不了的,你想回报就干不了了,就怕了。我不了解天使投资规则,了解太多就嗝屁了。我投资就是看人不看事,看事永远看死在里头。”

从 08 年到现在,戴志康投了十几个项目,其中死了 1 个、退出(上市或并购)了 4 个,还在成长路上的包括辣妈帮、魔漫、在路上、火币网等。但其实现在看着挺亮的很多项目当初并不符合常规优秀创业者的标准。

“中国的创业者肯定是太少了而不是太多了,我作为一个创业者我是自己把自己造出来的,但很多创业者他实际上需要的就是伯乐去发现他。我投的那些公司都没人投,真没人投。我投了几百万他们都挺 high 的。”创业走的弯路是可以被“掰直”的。在投资后,公司的大多数转型是他去驱动的。他的投资逻辑是“你人靠谱,可以帮你转到靠谱的趋势上;不会看好一个趋势才去投,那是投了之后的事情。”

而和以前拷盗版碟、做论坛的时候一样,戴志康依旧不喜欢“体力活”。不管是在腾讯还是做投资,他发现自己就是擅长从 0 到 1,把项目或创业者给造出来。在他看来,如果你为这个社会制造出更多的创业者,你能把不合格的创业者变成合格的创业者,那就是在种树(好歹得动脑子想想怎么种可以让种子有合适的状态和未来)。而 VC 或者用通用标准看项目的,更多是在价值创造之后摘果子,是“体力活”。

瓜子吃完了,我问戴志康放弃股票提前从大公司出来的这两年到底有什么目标。他想了一下下,“能干活的时候多弄出几个优秀的创业者出来呗,我自恋嘛,我知道肯定不会少的~”

后记:

戴志康说当年管公司招聘为了学会看人,研究了好多心理学、九型人格、算命。下次你见到他,说不定他还会给你看一下八字,然后鼓励你说你会牛逼。当然他也很可能会在和你谈话后指出你可能存在的问题。

戴志康在讲事情的时候特别喜欢打比方。作为天使投资人,他认为应该挖掘的不是自己发现的能力,而是把自己变成“灯”,自然地吸引“蚊子”;他喜欢那种可以自我意识到问题并调整的人,跟程序自动修 bug 一样。

接下来,33 岁的他将专心做投资,未来可能会做个基金。

[36氪原创文章,作者: raina 梦雨]

转载请注明:有风的日子 > Discuz > 从腾讯离职的戴志康

评论 (1) 分享

评论 1